当前所在位置:澳门银河网站 > 首页 > 非经典语录

  • 韩敬群追忆傅惟慈:他曾被年轻译者攻击 但他不在乎
  • 2014-03-20 13:14:20 字体大小:[]
    更多
  • 韩敬群

    傅惟慈

    著名文学翻译家傅惟慈先生于2014年3月16日早晨因突发哮喘在京去世,享年91岁。凤凰网文化独家对话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总编辑韩敬群先生,韩敬群在傅惟慈去世后第一时间在微博上对外披露了消息,并且赋诗一首寄托哀思,他写道,“接同事电话,惊悉傅惟慈先生今早因突发哮喘去世。一代有风骨,有格调,有性情的前辈,又弱一个。先生旷达死生,闻知要将遗体捐献做医学研究,身后不搞仪式。四根古柏卧王城,译笔中藏百万兵。几见蚍蜉摇大树,早将牌戏寄浮生。满园花发余香久,一曲声高酒盏倾。耆旧襄阳零落尽,去来无迹若为情。”

    本次对话韩敬群简单回忆了他和傅先生生前的交往,以下为对话实录:

    傅惟慈很西化 院子里面摆烧烤

    凤凰网文化:您当时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是怎么样一种情况?

    韩敬群:我下午在家里的时候,同事王倩给我打电话,我一接电话那边就哭了,吓我一跳,我还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儿,她就告诉我傅先生去世了。

    凤凰网文化:您在微博上写了一首诗悼念,“四根古柏卧王城,译笔中藏百万兵。几见蚍蜉摇大树,早将牌戏寄浮生。满园花发余香久,一曲声高酒盏倾。耆旧襄阳零落尽,去来无迹若为情。”

    韩敬群:我诗的第一句“四根古柏卧王城”,傅先生是满人后代,有一个祖宅在四根柏胡同10号院,闹中取静。他那个院子会给很多去过他家的朋友们会留下非常好的记忆,就在院子里面摆烧烤。他很西化的,他的孩子们都在国外留学,我上一次去他家我带着我女儿,当时《中国好声音》正热播,傅先生跟我女儿聊这个。傅先生最喜欢一个叫平安的。

    曾被年轻译者攻击 但他根本不在乎

    韩敬群:我的第二句“译笔中藏百万兵”,其实也是写到了我对傅先生他们这一辈搞翻译的人的一个理解,就是他们的翻译里面都有他们的情怀和抱负,寄托了他们选择哪样作家跟他们个人的志向都还是有关联的。

    第三句几“见蚍蜉摇大树”,其实是近几年有一些翻译的后辈认为傅先生翻译中有很多不妥当的地方。翻译这个事业后人一定要站在前人的立场上,前人一定会有他局限的地方。但是我觉得首先要感念,如果你了解具体的事儿,其实你肯定很清楚我具体说的是什么。

    凤凰网文化:能不能具体讲讲?

    韩敬群:不方便具体讲了,有一些年轻的译者,我觉得在谈起上一代翻译家的时候语气显得很轻薄。当然他指出来这些问题,实事求是地说没有问题,但这是另外一回事儿。

    凤凰网文化:傅先生回应过吗?

    韩敬群:他就是早将“牌戏寄浮生”,傅先生是一个对人生看得非常通透的人,所以他基本上是一种游戏人生的态度,所以我就说后辈对他的一些攻击,我猜想在他那也构不成什么特别大的心理负担,因为他是一个根本不在乎的人。

    凤凰网文化:有没有从家人那边得知纪念的仪式?

    韩敬群:他说的要把自己都捐给医院。可能会有小型的,但是我估计我们都不方便去了。

    傅惟慈不是一个较真的译者 他有随性的地方

    凤凰网文化:您具体聊聊傅先生翻译这方面。

    韩敬群:我自己最早读傅惟慈先生翻译的应该是《布登勃洛克一家》,现在基本上全忘掉了,但是我印象特别深的就是翻译非常的流畅,不觉得是外国人在写。

    凤凰网文化:也有人站在您的反面,认为这种流畅是不是掺入了太多汉语习惯,会造成和原作出入。

    韩敬群:因为这是一个非常专业的问题,钱钟书先生叫“神似”,是不是翻译得最准确的标准呢我不知道。包括后来格林作品中那种纠结、苦恼,你通过他那本书,通过傅先生译的这本书,我觉得你能体会得很好。

    凤凰网文化:他有一个语调,有一种节奏。会不会比如说跟傅先生当时他的那些个人经历有关,所以能译出格林《问题的核心》中的那种纠结苦恼。

    韩敬群:我记得他就格林的小说特别讲过有几个关健词,比如《问题的核心》是怜悯和同情等,他个人对作者是有把握的。

    凤凰网文化:普通读者最熟悉的可能就是《月亮和六便士》。

    韩敬群:毛姆跟格林还不一样,毛姆他自己说他就是二流中的一流,他的英文本身就不是很困难,我想译得流利大概也是应该的。但是我刚才说到有年轻的译者挑出傅先生在《月亮和六便士》上面的问题,我觉得那个问题本身一定是存在的,但傅惟慈先生他是一个好玩的人,不是一个较真的译者,有随性的地方。

    凤凰网文化:也可以说他是一个很聪明的译者。这些作品是出版社选中的还是他个人的一个选择。

    韩敬群:我感觉傅先生的翻译更多的还是有一些人生机缘。

    他后来转向摄影 会写一些游记

    凤凰网文化:包括他翻译《布登勃洛克一家》的时候才30岁,因为是文革之后,会不会他个人和人托马斯曼某些内在经历符合?

    韩敬群:这个不能说了。

    凤凰网文化:傅先生可能早年是想当个诗人搞第一创作,但当时由于一些外部原因,他说“我想我不写文章只搞翻译最大的罪名无非是宣扬资产阶级思想”。

    韩敬群:我没有研究。

    凤凰网文化:网上很多提到格林?它在中国这么流行正常吗?我觉得中国读者很难真正理解。

    韩敬群:他在中国流行吗?

    凤凰网文化:那可能刚好是我们关注的范围呢

    韩敬群:格林其实大家都公认的他是上个世纪英国最伟大的作家之一,他的作品中主人公喜欢到一些人迹罕至的地方去旅行,其实你看傅先生也是喜欢旅行的。但他的作品本身,就是对中国作家来讲我个人觉得有点隔膜,比如说他作为天主教徒的罪感感,未必是中国人能够体会的。我们没有那么纠结,因为我们中国人是一路就放纵下去了,是没有约束的。

    凤凰网文化:傅先生经济生活状况您了解吗?因为普遍认为翻译家稿费偏低。

    韩敬群:因为他后来搞摄影了,就是会写一些游记。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头条 | 国际 | 两岸 | 美国 | 中国 | 香港 | 台湾 | 旅游 | 美食 | 财经 | 娱乐  | 健康 | 华人 | 体育 | 非经典语录 | 要闻导读 | 时事评论 | 视频专区 | 热门话题 | 人物专访
Copyright © 2008-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