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澳门银河网站 > 首页 > 时事评论

  • 西蒙:奥巴马确需学习“摸着石头过河”
  • 2014-03-20 13:13:20 字体大小:[]
    更多
  •   英国《金融时报》3月20日文章 原题:政客确需“摸着石头过河” 美国讽刺杂志《洋葱》(The Onion)最近发表的一篇封面故事,题为“新民调显示美国人宁愿接受近亲死亡也不愿支持国会”。

      这基本上是正确的。调查机构盖洛普(Gallup)的数据显示,去年美国民众对国会的满意率为14%,为自1974年该指标开始编撰以来的最低水平——现在看来,就连这个比例都可能太高了。与此同时,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的支持率几乎降至其总统任期内的最低水平,而法国总统弗朗索瓦•奥朗德(François Hollande)则是法国现代所有总统中支持率最低的一位。意大利总理的更迭非常快,以致于根本没法对他们进行评价。自上世纪30年代以来,经选举上台的政客们的支持率可能从来没有这么低过。

      幸运的是,现在有一个解决办法。选民和政客们需要明白一个基本事实:几乎所有政客都会失败。他们大多只是偶尔才会做对事情。甚至所有这些失败也不是他们的错。一旦我们接受这一点,问题就会逐步得到解决。

      我们目前正从一个政治过度自信的时期复苏过来。从1979年到2004年,西方经历了一个迷你乌托邦时代,各国纷纷推出宏大的项目。玛格丽特•撒切尔(Margaret Thatcher)和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发现了去监管化。我们有了“禁毒战争”、“反恐战争”和伊拉克战争。欧洲政客们创造了欧元。

      通常来说,政客们往往装扮成强大的领袖人物,就像这个时代趾高气昂的首席执行官一样。正如小布什(George W Bush)所言:“我才是决策者,我来决定怎样做最好。”但人们并非总是记得他接下来说的话:“现在最好的做法是让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Don Rumsfeld)继续担任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本人如今仍然极受关注,一定程度上就是因为他的自负——这是那个政治时代的遗产。

      2004年,记者罗恩•萨斯金德(Ron Suskind)引用布什的一位“助手”的话概括了这25年来的思想。这位助手指责萨斯金德属于“现实主义流派”,并认为这种人相信解决方法来自于明辨事实。他补充说:“世界其实不再以此方式运行。我们现在是帝国,当我们采取行动时,我们创造了自己的现实。”

      但创造自己的现实并不那么顺利。到2004年,伊拉克战争被进一步证明是错误的,甚至超出了激烈反对者的预测。当时全球经济遭受重创。在经过经济低迷的7年之后,当前的政治环境令人绝望,“现实主义流派”已经自我瓦解:几乎没有人还相信解决方法来自于明辨事实。相反,如今的主流政治哲学是墨菲定律(Murphy’s law):可能出错的事情一定会出错。

      克里斯托弗•克拉克(Christopher Clark)最近写了一本关于一战爆发的图书——《梦游者》(The Sleepwalkers)。对当今时代来说,该书是一本历史书籍。克拉克描述称,各国梦游般地进入了战争,大多源于意外事件、动荡和误会。他写道:“目前尚不清楚,‘政策’这个术语在1914年前的环境下是否适当。”

      最近地球上最有权势的人站出来说:他能做的事情不多。奥巴马曾是一位信奉心想事成的总统:“是的,我们可以做到!”但5年过去了,奥巴马的思想已经成熟,《纽约客》(The New Yorker)对其进行了系列采访,并撰写了1.7万字的采访记录。奥巴马在采访中表达了与过去完全不同的观点。奥巴马表示自己会犯错误。他没有操纵具体结果的“操作杆”。他表示,在其针对伊朗、以色列/巴基斯坦和叙利亚的三大中东倡议中,每个倡议最终达成协定的可能性都在50%以下。

      这种承认自己力所不逮的声明正是我们现在所需要的。人类容易犯错。正如行为经济学家指出的那样,他们甚至经常看不清自己的最佳利益所在。几乎所有新政策一开始都会失败。

      人类总会周期性地犯错,但这并不新鲜。当代的人们因此喜欢说:“让人靠边站,由数据来决定。”但美国数据专家纳特•西尔弗(Nate Silver)对这种观点不以为然。他说,数据从来不会告诉人们一个明确无误的真相。人类有必要对数据做出解释,虽然这不可避免地会出现错误。

      迈克尔•奥克肖特(Michael Oakeshott)和弗里德里希•哈耶克(Friedrich Hayek)等学者从人类容易犯错误的特性得出一个比较保守的结论:政客们应该慎重做出改变。但一个更乐观的结论是:政客们应该改善世界,但只能缓慢地、一点一点地改善。哲学家卡尔•波普尔(Karl Popper)提倡实施“零打碎敲的社会工程”,而不是宏大的项目。尝试一些小规模的、很容易被扭转的项目,比如说一种新税或者对伊朗的制裁。如果有效,你可以扩大规模。如果效果不佳,你可以放弃它。应该鼓励政客们“改变立场”。改变立场往往是聪明的政策。伦敦大学学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管理学讲师彼得•安东尼奥尼(Peter Antonioni)表示,相比之下,入侵伊拉克或创造欧元等宏大的项目就很难退出。

      科罗拉多大学(University of Colorado)的政治科学家小罗杰•皮尔克(Roger Pielke Jr)表示,甚至解决气候变化问题也需要渐进策略。尝试大量较小的举措——为可再生能源和碳捕获试验提供资金——然后扩大其中有望成功的项目,而不是寻求宏大的全球协定。这是“边走边看”的科学。

      要贯彻这种科学,我们就需要一种新的政治。政客们往往喜欢开空头支票。正如皮尔克所言,没有人会用“我们想要什么?”、“边走边看!”、“我们什么时候想要?”和“渐进地!”等词语赢得选举。但空头支票不再让任何人信服。政客们可以尝试“边走边看”的方式。(西蒙•库柏)

      译者/邹策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头条 | 国际 | 两岸 | 美国 | 中国 | 香港 | 台湾 | 旅游 | 美食 | 财经 | 娱乐  | 健康 | 华人 | 体育 | 非经典语录 | 要闻导读 | 时事评论 | 视频专区 | 热门话题 | 人物专访
Copyright © 2008-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