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澳门银河网站 > 首页 > 国际

  • 马华工会副总会长:约有两三百人投入志愿工作
  • 2014-03-20 12:40:12 字体大小:[]
    更多
  •   王冠

      假如不是参与N25雪兰莪加影州议席补选,曾经两度当选为马来西亚国会议员,并于2009年-2010年再度出任国会上议员的拿汀巴杜卡周美芬,或许此刻已经成为北京大学一名华人研究方向的博士生。

      马来西亚14个州里仅有雪兰莪州、吉兰丹州和槟城由反对党人民联盟执政。周美芬正在争取成为反对党执政州的“反对党”议员。周美芬是马华公会成员,该政党1955年和巫统、印度国大党成为政党联盟。1974年由当时马来西亚首相敦阿都拉萨将联盟改组为国民阵线。

      本应处于政治生涯上升期的周美芬,出人意料地于2011年闪电辞职,转而选择了在马来西亚拉曼大学继续修读研究生,其间远离政坛3年。

      在她重归政坛时,一场由MH370飞机失联事件带来的政治风波,亦波及到她的竞选进程。在MH370航班失联数个小时前的3月7日,法院宣判安瓦尔再次因被控鸡奸案罪名成立,被处监禁5年,这使他失去参加本月23日雪兰莪加影州议席补选的资格。而在此次竞选中,其直接竞争对手即是周美芬。

      “安华的支持者对判决不满,本来将于审判第二日爆发大规模的游行示威,由于马航MH370航班的失踪事件,国内政治与舆论的关注点亦被转移。”吉隆坡当地一位官方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原雪兰莪加影州议员是公正党代表李景杰,他于1月27日辞职,有传言说此次补选即是为了给公正党党魁安瓦尔让位。补选是3月11日提名,3月23日投票。

      3月19日亦是议席补选的预投票日,由1000多人的军人或警察参与。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前往位于雪兰莪州加影市的议席补选马华总行动室,独家专访了这位华裔女性政党领袖。

      “危机亦是转机”

      《21世纪》:你如何评价国阵在处理马航事件时的表现?你认为这次马航事件后,中马双方应该多加强哪些方面的合作,以共同促进中马的友好关系?

      周美芬:目前给政府带来的最大挑战就是过于发达的通讯系统,所以网上有大量谣言,为整个救援工作和负责人带来了很多困扰。这绝对不是简单的工作。而且根据我的了解,外国也侦查到一些信息,但不愿意分享资讯,主要原因是他们不愿让马方了解他们的情报系统。当然我们必须要承认马来西亚在情报搜集方面比不上超级大国,但是在整个救援工作方面,我相信马来西亚政府也已尝试做到最好。基本上中国驻马大使对马方的搜集工作还是相当肯定的。

      危机就是转机,尤其是大家共同渡过苦难的时候,感情会更加深厚。这次扑朔迷离的飞机失联事件,目前为止大家都还处于担忧状态。从这个事件当中,中马双方都学习到了很多经验,我相信如果以后再出现类似的事件,回应的方式就会完全不一样。

      《21世纪》:你觉得马航事件是否会给马来西亚正在进行的国内选举造成影响?

      周美芬:多多少少会冲击选情。尤其是网上不断地在批评政府,当然政府不可能做到让所有人都满意,但问题是当大家都在忧虑的情绪下,就特别容易受到谣言的困扰,所以容易造成公众对政府产生愤怒不满的情绪。但是基本上国阵政府已采取了专业的态度来处理危机,公众应该看到政府的诚意。即使发现此次事件中飞机师是公正党党员,甚至有传言是安瓦尔儿子的姻亲,但我们并没有把政府在马航事件中的处理态度当做政治炒作的筹码,我们感受人民的感受,感受家属的感受,家属的忧虑也是我们的忧虑。

      “抚慰马航MH370家属不是政治筹码”

      《21世纪》:马航飞机失联事件发生后,马华志工团也为中国家属做了很多安抚的工作,你也有去Sama- Sama hotel的马华志工会发表过演讲,你觉得在这个危机里,马华志工团有没有发挥更大的社会组织效用呢?

      周美芬:事实上,马华志工团的创办人就是我,在2005年大海啸之后,我们前任总会长就委任我为马华志工团团长。2006年南马大水灾延续了大概一两个月。因此一直到今天,马华志工团转换了一个方向为医疗检验。但是我重返政坛后,由于我同时领导马华社会发展委员会,我认为我并不能扮演太多的角色,因此不能再担任马华志工团的团长一职。

      我去看望志工和中国家属的时候都很低调,我们没有要用这个来作为政治的筹码,也没有打算利用这件事增加在媒体中的曝光度。从竞选活动中特别抽出时间到酒店的原因,是想提醒志工自身心理建设要完善。

      《21世纪》:目前马华志工团在马来西亚有多少人?此次马航飞机失联事件之后,马华志工会是怎样的组织架构来协调对家属的帮助工作呢?

      周美芬:其实马华志工团在每个州都有,基本上灾难来临之时人人都是志工。党员刚加入时,我们都会告诉他们志工的理念、操守等。我们要建立的是“人人都是志工”的精神,我们会对志工说,“你们穿上志工服的时候,你们就要明白自己所要扮演何种角色”,比如说救援工作不应有政治思想的夹杂。

      根据我的了解,我们主要提供翻译。翻译工作不仅提供给遇难家属,还提供给中国媒体,因为他们听不懂马来式英语。另外的工作就是心灵重建。本来我们驻扎了一些志工提供心灵重建服务,但是后来有关部门有一些特别的要求,所以我们只能stand-by(待命)。令我感动的是,当我们在召集志工时,也有很多的非马华党员都来了。大概有两三百人投入了志愿工作。

      “没想到竞选挑战如此大的议席”

      《21世纪》:现马来西亚政坛中华裔政党处于何种角色?华裔政党主要的政治主张是什么?

      周美芬:严格来说,马来西亚华裔政党只有一个,就是马华工会。马华工会从独立前到独立后,一直以来都是代表华人的重要政党。不管是在国政还是民联里面,华裔政党虽然是单元种族政党,但是我们向来走多元种族路线,所以是单元种族政党走多元种族路线。而这个大的方向和目标是从我们创党初期就拟定下来的政策,目前为止还是如此。当然还有从马华工会分出来的,包括民政党、在劳工党没落之后崛起的民主行动党,这两个政党,甚至包括文联党等其他小党都是多元种族政党,但是我们都把他们称之为华裔政党,因为大多数党员还是以华裔为主。

      《21世纪》:作为女性,又是华裔政党领袖的身份,在政坛中你个人的优势是什么?

      周美芬:周美芬:我曾经担任过两届国会议员,那个选区华人占比大概在76%,而且大多数都是专业人士,那里的马来人和印度人都是属于中上阶层,所以日常的沟通语言主要是英文。

      今天来竞选的地方被归为“文化城”,因为有六所大专学校,但是问题是它的发展情况不如我之前所在的选区,我在那边做了两年的国会议员,曾经做过候补议员,做过正市长、副部长,后来又做了一年的参议员。目前政府内阁里面很多部长、副部长都是我以前的同僚,所以在衔接中央政府方面、在了解整个政府的行政,甚至地方议会的行政方面我都有实务的经验。

      就妇女的课题来讲,我在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做了四年的部长和一年的副部长,我还是马华妇女青年组成立初期的秘书之一,后来我又做了全国马华妇女组的主席。这是我认为的优势。

      《21世纪》:当初是什么原因让你突然离开政坛?又是什么原因让你重回政坛?

      周美芬:当时我决定要完成自己的心愿,即能够在学术上有所成就,所以我去读了硕士,主修中文系并做华人研究。在我重回政坛之前,我就已经决定要继续读博士。

      可是因为我对马华政党还有期望,认为我有责任和义务去援助它的重建,所以在马华工会总会长一再邀请下,且和许多组会领袖深谈之后,所以我决定要先重新回到马华工会。当时我也没想过竞选马华工会副总会长胜利仅两个月,就会被派来竞选这个挑战如此大的议席。

      《21世纪》:在这次竞选中最大竞争对手是安瓦尔的妻子旺阿兹莎,你如何评价竞争对手?

      周美芬:一开始很多媒体都问我这个问题,但我不会去评价她。这对她、对我都不公平,我觉得还是让公众去评价。我一直坚持竞选应保持君子风度,让大家比较纯粹、顺利、文明地去竞选。

      《21世纪》:如果你在此次大选中当选,有没有给自己定下政治目标?

      周美芬:马华工会在308和505大选之后,输的士气大大低落。现在刚换了新的领导层,也拟定了未来的大方向,要做一个大的变革以重建马华,现在也是马华要求重新入阁的时候,所以这一次的选情和成绩如果能获得民众更大的支持,我相信它会使得马华在未来四年的国阵政府里面的代表性更明确,更有力量。

      所以这次参选对我来说是一个使命,我本来是国会议员,现在跑来参选州议员,尝试做反对党议员的工作,因为一直以来在中央我们都是执政党。我要扮演一个建设性、有效的反对党议员的角色。

      (实习记者孙璐璐对本文亦有贡献)

    (原标题:专访马华工会副总会长周美芬:“抚慰MH370家属”不是“政治筹码”)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头条 | 国际 | 两岸 | 美国 | 中国 | 香港 | 台湾 | 旅游 | 美食 | 财经 | 娱乐  | 健康 | 华人 | 体育 | 非经典语录 | 要闻导读 | 时事评论 | 视频专区 | 热门话题 | 人物专访
Copyright © 2008-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