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澳门银河网站 > 首页 > 财经

  • “副都”落址悬疑背后:京津冀三地融合的冲动与纠结
  • 2014-03-20 12:38:53 字体大小:[]
    更多
  • 北京持续受困“首都病”是不争的事实,但保定即将变身“副都”的消息目前仍只停留在资本市场上。

    昨日有媒体称,京津冀三地已经达成共识,初步确定将河北省保定市作为“政治副中心”的首选地,一些部委的下属事业单位及教育机构将率先搬至保定。

    多名官方人士昨日就此回应《第一财经日报》称,并未从正式渠道获悉保定市被初定为“政治副中心”的消息。一名人士更是表示,近年来这种“一厢情愿”的传闻和炒作已经屡见不鲜。

    “也是今天(19日)下午才从媒体上得知这一消息,并未从正式途径得到证实。”一名国家发改委人士告诉记者。昨日下午,保定市政府秘书长刘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否认了“政治副中心”初定保定的说法。

    “副都”是否落址保定的悬疑背后,反映出在高层推动下,京津冀一体化正在提速。但不可否认的是,其中的博弈和磨合仍然考验着各方。

    市场热捧京津冀概念

    昨日上午,有媒体称,中央曾经提出建设“政治副中心”来分担北京作为政治中心的职能,并初步确定将河北保定市作为“政治副中心”的首选地。原因在于,保定与北京、天津处于等边三角形地带,保定又处于北京到石家庄的中间点,“政治副中心”定在保定对拉动河北经济作用最为显著。

    该媒体还称,部分国家部委的下属事业单位以及教育机构将率先搬迁,为促进搬迁顺利进行,涉及人员的北京户口将不作变动。

    在资本市场上,“河北概念股”近期本已受到追捧,昨日保定被初定为“政治副中心”的传言一出,相关股票相继涨停。京津冀联动由此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

    刘峰昨日表示,保定正针对如何抓住京津冀协同发展机遇,做出部署,前不久刚召开了“抓住京津冀协同发展机遇、实现打造环京津增长极新突破”的新闻发布会。

    上述发布会详细介绍了保定在京津冀联动方面的比较优势:从区位看,与北京、天津三角相倚,相距均为140公里左右,处在首都经济圈的核心地带,又具备足的空间距离,可以通过功能转移有效缓解京津的资源环境压力;其次,同城化交通体系基本建立;具备较强的承载能力、产业发展基础较好、京保合作基础广泛等。

    20年老话题去年破题

    “京津冀联动发展是一个老话题,20年前就已开始讨论。”南开大学经济研究所副教授薄文广对记者表示。

    早在2006年,国家发改委曾就京津冀都市圈规划向社会征求过意见,各部委和京津冀地区提出的规划方案更是不计其数,其中不乏博弈和难以执行之处。

    长期以来,环渤海地区经济中的两股力量一直在较劲。高科技把北京的发展拉向西北,而天津的滨海新区则把发展引向东南,该地区最重要的两个经济体似乎在做着反向赛跑。不仅如此,长期作为“腹地”的河北也一直未能获得突破式的发展,地域发展出现不平衡。

    直到2013年,三地联动因“治霾”迈入新篇章,决策层今年的表态更是将京津冀协同发展提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2月26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听取了京津冀协同发展工作专题汇报,就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提出了7点要求、7个着力,这一表态,被普遍解读为京津冀协同发展已经上升为国家战略和共同行动。

    在今年3月的全国两会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加强环渤海及京津冀地区经济协作,实施差别化经济政策,推动产业转移,发展跨区域大交通大流通,形成新的区域经济增长极。

    三地融合的冲动与纠结

    不仅是河北,北京东边的天津市同样热情高涨。

    2月27日,在天津市委常委扩大会议上,天津市委书记孙春兰就表示,要牢牢抓住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大历史性机遇,发挥比较优势,积极主动作为,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和京津双城联动发展。

    这次会议强调要重点做好基础设施、产业、要素、市场、政策等方面的对接工作。

    此后的3月17日,孙春兰带领天津市领导调研机场、港口。其间孙春兰表示:“要牵住海港空港这个促进京津冀协同发展、京津双城联动发展的牛鼻子,更好地发挥其比较优势和基础性、先导性作用,打造现代化交通体系,推动海港空港提质增效升级。”

    “经济发展,交通先行,这是常识。借鉴长三角、珠三角的经验看,都是最早实现交通先行、互通互联。这是区域联动的第一步。其后才是产业同城、财政同城等,这一过程还很漫长。”薄文广认为。

    “此番三地联动是内外因共同作用的必然结果。”长期关注京津冀区域发展的河北工业大学京津冀发展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张贵对记者表示,从外部环境看,环境的恶化、水资源的短缺、空气污染等生态问题促使三地不得不选择联动方式,这是三地联动最为直接的动因;其次,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原来的发展模式难以适应国外市场萎缩、新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等外部环境的变化,难以找到新的经济突破点,京津冀从科技资源、产业基础、功能匹配上,可以承担创新驱动的战略要求。

    张贵表示,与过去的规划相比,此次规划最大的不同点在于,首先由国家领导人直接推动,并且把“京津冀协同发展”有史以来第一次提升到“重大国家战略”的地位。其次,这次特别强调“顶层设计”与“自觉打破一亩三分地”。

    但三地联动仍旧需要面对许多难题。“京津冀有着明显的同‘圈’异梦。”一名长期研究区域经济的专家昨日对记者表示,从几方面的态度来看,国家希望三地尽快实现融合打造强势经济增长极,北京希望借助河北地区舒缓压力,而河北地区则是希望借力“京城”,实现跨越式发展。

    “基建上的融合比经济文化都容易,也更符合各方利益。”河北某县县委书记曾对记者表示。正是借助“直通京城”的广告,该县经济产量已在10年内翻了10倍不止。但除了基建融合,在涉及到诸如昨日的保定被初定为“政治副中心”的消息时,国家发改委和北京市发改委相关人士均称“没听说”。

    在现实层面,北京更青睐基建合作,希望向河北地区疏散人口和交通压力;河北希望更多参与产业合作。比如保定市市长马誉峰在两会期间就表示,为充分发挥保定在京津冀协同发展中的作用,积极承接京津功能疏解和产业转移,目前已经开展了多方面工作等。

    对于未来三地联动,薄文广认为:“发展差距越大,越不容易形成合作,目前的情况需要顶层设计做出宏观性、全局性规划来破解这一难题。”

    “要想解决北京的城市病,只有靠加快河北、天津的城镇化,把产业和资源从北京主城区向外转移,人在新城有了就业,再配套相关的商业服务就相对简单,技术上并无困难,但短期内较难实现。”上述长期研究区域经济的专家称,尽管京津冀的融合加快是大势所趋,但这其中的博弈和磨合仍然考验着各方。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头条 | 国际 | 两岸 | 美国 | 中国 | 香港 | 台湾 | 旅游 | 美食 | 财经 | 娱乐  | 健康 | 华人 | 体育 | 非经典语录 | 要闻导读 | 时事评论 | 视频专区 | 热门话题 | 人物专访
Copyright © 2008-2019 All Rights Reserved|